2017.12.10:從聖經原文看大衛的魂救恩(下)


從掃羅的孫子,也就是約拿單的瘸腿兒子米非波設,以及大衛的兒子押沙龍,看神的靈魂救恩如何借著不同的人,將其落實在蒙恩得救的人身上。同時也讓我們明白,大衛從神而來的屬天洞見,與所羅門的屬地智慧到底有什麽不同。

住在大陸的請點擊繁體鏈接 q7b8.com/2017/1210
(源自大陸伺服器上的音頻快很多)

本次接着上一天的信息來講第三個人,這個人的名字叫米非波設,他是掃羅的孫子,約拿單的兒子,而且是一個瘸腿的人,這一個人和大衛的關係有什麼特別?

接下來,就讓我們來看看米非波設在大衛的魂的救恩的裡面,扮演了什麼樣子的角色。

當米非波設被大衛接到家裡住的時候,大衛是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的,同他一起吃飯,因他念及以前和約拿單的交情,盡自己最大的責任來照顧這瘸腿的孩子。他把以前掃羅一家的家產全給了這瘸腿的孩子,并交代原來掃羅家裡一個名叫洗巴的家僕,一家要好好的服侍米非波設這一個新的主人。

後來大衛的兒子押沙龍造反,大衛匆匆忙忙地逃出耶路撒冷,在半路的時候遇見洗巴帶了一些食品和飲料來見大衛,大衛衹見他一個人,覺得奇怪,就問他說你主人的孫子怎麼沒有來?

洗巴說你就別提了,他知道你現在已經失勢,不像以前那樣在做王。所以心想這可能是他東山再起的一個好機會,就像以前他爺爺掃羅一樣繼續做王,所以怎麼會來見你呢?

大衛聽後也沒有跟他說太多的話,就說好,那原來他的那一份家產現在就歸你了,事情也就這樣告一段落。但是後來大衛平定了兒子的造反,重新回到耶路撒冷的時候,米非波設就來見大衛了囉,大衛就問他說,你以前怎麽不來跟我呢?

米非波設回答說,是洗巴他不讓我跟,他又在你面前誣告了我,那些話都是他自己編出來的,他待我那麼好,我又是什麽人,怎麼可能會背叛你呢?

大衛在這種情況底下,想了想說,好,現在我就把原來答應給洗巴的財產,讓你再拿回去一半,一個人各得一半,就算是把這事情給擺平了,怎麽樣?。米非波設回答說,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了,至於這些財產就任憑洗巴都取去也可以。

這事情不就如此了結嗎?但不少人看到這裡的時候,就覺得大衛你不是王嗎?作為一個王,在判定一些事情的時候,怎麼能如此糊塗呢?大家這時候就免不了會想起列王記第三章那裡,記載了兩個妓女相爭一個孩子,後來所羅門如何斷定這孩子到底是誰生的案件,整個過程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都覺得所羅門這一種斷案的智慧,真是沒話說,就像中國人在看包青天斷案一樣,叫人看了心服口服。。

所以,當大家想到這一幕的時候,就覺得大衛和他的兒子所羅門相比,的確是差得太遠了,所羅門的智慧令人拍案叫絕,大衛與之相比,不就明顯成了一條糊塗蟲嗎,怎麼能夠做出這樣和稀泥的判斷呢?

這個時候我們就要看清楚一件事了。實際上大衛做出的判決,完全不是出自物質的或現實的層面,他真的明白什麼叫做靈魂的救恩,所以才從神的角度做出這樣的判決,這不是普通人能夠明察的,那一份神給他的屬天智慧和聰明。

下面就跟你說一下,為什麼我們這樣子看,因爲原文字典很清楚的告訴我們,“米非波設”這一個名字的意思是”驅除偶像“,而“洗巴”一名恰恰相反,是“偶像”的意思。你看看一邊是偶像,另一邊是要驅除偶像,顯然這兩者根本就是對立的,不可能走到一起,是不是?

你說大衛難道他裡面不清楚嗎?做爲一個合神心意的人,他當然心里清楚得很,所以才會從靈魂的角度,做出在人看來似乎稀里糊塗的判決,因爲,大衛深知神所注目的,根本不是物質層面的東西!

所以,既然米非波設一名的用意是驅除偶像,大衛就要成全這個名字的含義。所謂的偶像不就是以錢財作代表嗎?現在米非波設雖然看來失去了一半的財產,但實際上卻跟天堂靠地更近;但是洗巴則不然,他本身就是一個偶像,所以才想方設法要把他主人的財產弄到手,他看似分得了一半的財產,實際上卻跟火湖第二次的死靠得更近,是不是?

大衛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決,完全是從靈魂的角度來思考的,看起來好像是稀里糊塗地給了洗巴一半的財產,實際上是在警告他,你不要錯把神的祝福當咒詛,把神的咒詛當祝福,現在很多人正因爲這個問題看不清,所以才會落在是非不明,認賊作父的悲慘狀況之中!為此大衛做出這樣子的判定,既鼓勵米非波設進一步的跟神靠攏,向天堂的方向上進,讓自己的靈能夠升上去;反過來對洗巴來說,則是一種勸勉、一個警戒:如果你再不好好悔改的話,下一步就要下地獄,甚至于下火湖,進入第二次的死。

所以,神藉著大衛對這件事的處理告訴我們,如果你真的被神的靈重生,進入魂的救恩的話,當你要對任何事作出判斷的時候,就會以屬天的利益作爲衡量的標準,知道神要得到的是你的靈魂,而不是地上物質性的東西。由此我們也可以進一步看到,大衛經常是站在神的角度來看問題的,因此聖經才說他是一個合耶和華心意的人,一切都願意照着耶和華的旨意而行!

下面我們來談談第四個人,這個人就是大衛的兒子押沙龍。聖經給押沙龍做了這樣的評價,說以色列全地之中,沒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,得人的稱讚,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。而且特別提到他的頭髮很長,最後他就是因頭髮太長,被卡在樹枝上脫不出來,才會被約押刺死。這長頭髮到底代表什麼呢?它暗示說押沙龍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,他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個俊美的男人,沒有什麼可以指責的,但心裏面的心機卻是外面的人無法看清楚的。

在他造反之前,他就一直千方百計的去拉攏民心,擺出一付審判官的樣子,以色列人若有什麼事情,就找我幫你忙吧。他和人們擁抱、親嘴,一副很親民的樣子。所以,慢慢就拉攏了以色列人的民心,最後走上背叛他的父親,明目張膽篡位奪權的路。

那麼你說大衛對這些事情,對他兒子的這種性格清不清楚呢?中國人常說知子莫若父,作為父親來講,大衛怎麼會不明白?特別是在這裡有一節聖經,我們一查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。這節聖經就是撒母耳記下14章26節,特別提到押沙龍的頭髮:

他的頭髮甚重,每到年底剪髮一次,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稱一稱,重二百舍客勒。

你看看這裡有一個字,就是王的“平”,也就是王的稱,這個平的號碼是68。如果打開它第一次出現的聖經,就會發現這一節聖經是創世紀第2章12節。這節經文一開始講到伊甸園的幾條河和地,然後就說:並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,在那裡,又有珍珠和紅瑪瑙。

其中“瑪瑙”的號碼就是68,如果你看經文匯編幾乎都把它翻譯成“石頭”,瑪瑙本身也是石頭嘛。所以,你看到這裡為什麼特別提到王的稱,王就是大衛呀,大衛他的心就像石頭一樣,它是重而不輕浮的,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爲什麽又特別提到二百舍客勒,它是一個稱重的單位,在它的前面加了數字200,又有什麽含義呢?

因為2代表分別,或者說辨別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200=2×100,就是說大衛對他兒子的所作所為,不是心中無底,而是一切都太清楚了。那清楚了為什麼還任憑他的兒子,發展到最後一發而不可收拾的地步呢?這是因爲舊人的本性,在人沒有重生之前,任何人的本性都是無法改變的,當周圍的環境不利、不順的時候,人就會把裏面的惡暫時壓下來,但當環境允許發作時,就噼噼啪啪像野草一般地冒出來,不顧一切地把自己的本性都表現出來了。

所以,押沙龍就是落在這種狀況之中嘛。但是即使押沙龍跟父親到了反目成仇的地步,當大衛到了差不多就快平息這場造反的時候,他仍特別交代下面的人,無論如何要留押沙龍一命,但最後約押卻因爲打着自己的小算盤,畜意違背大衛的命令,硬硬地將押沙龍給刺死了。

大衛得知押沙龍死了,悲傷痛苦的心情難以形容,當場說了這樣一句話,我恨不得替你死。

看看,大衛心里非常清楚,如果他逃不過前面這一劫的話,肯定就會被自己的兒子殺死。但是現在反過來,當他想放自己的兒子一條生路時,卻因約押的行爲還是無法了卻自己的心愿,當時他那種悲痛的真情是油然而生的。我們可不要以為大衛是在裝模作樣,吸取民心對他的擁護。

大衛這種從裡面產生的感情,完全是發自魂得救了的生命。我們說過魂的救恩是使人向下,大衛柔軟到一個地步,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兒子在害他,但當他看到這一個巴不得要了自己的命的兒子死了之時,他裡面那一種來自神無條件的愛,如此真實地流露了出來。這樣一來就把我們引到主耶穌的十字架上去了。

其實我們每個人的本性都像押沙龍一樣是叛逆的,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會叛逆,并把這種叛逆的本性給表露出來。如果主耶穌看我們一叛逆就消滅之的話,早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存活了。

所以大衛這種恨不得替他兒子死的感情,是一個人的魂救恩到了完全被神的愛所摸到的時候,從裏面產生的對失落靈魂之愛的真實流露。當主耶穌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,就是抱着這樣一種感情去為我們死的。為此你就看到大衛對押沙龍之愛,完全是和十字架連在一起的,是和主耶穌要帶給我們的救恩連在一起的。如果不是神的靈在大衛裡面做工,他絕對做不到這一點。

下面我們來做一點小結:以上我們提到一些大衛所接觸的人,歸納起來可以分爲三類:一是掃羅,二是他的兒子押沙龍。三是像前面講過的示每,或剛講到的殺了押沙龍的約押。這三類人可以從魂的三個層面,即理性、感性和意志,也就是魂的三大功能,來説明一些問題。

掃羅從理性的層面來表明魂的活動功能。他本身是一個自我意識很強的人,自己認為對的就執意去做,根本不理會耶和華交待他去做些什麼。因此當他去打亞瑪力人時,本來耶和華交待他說,不管人也好、動物也好,統統都把之殺個片甲不留,但他還是將自己以爲好的牛羊給留了下來。甚至于連亞瑪力人的王亞甲,也放了他一馬,沒有立即殺他,而是把他帶回來。所以你看看,這就是掃羅,一切都照著他自己以爲是的去想、去做,完全不顧原本神是怎麼交待的。

他曾經發出了一道命令給以色列人,說打仗的時候不能吃東西,但是他的兒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私自吃了一點蜂蜜。後來這事讓掃羅給發現了,一氣之下硬硬的要把約拿單處死。你看看,所有的這一切都證明他是一個完全照着自己的理性,憑己意頑固到底的人,大衛已經兩次放過不殺他,但是掃羅一翻身就不認人,繼續地一路迫害追殺大衛。

由此你就可以看到,如果己生命一旦在理性里掌權的話,那是很危險的,這樣的人可能就會從自義,變得像一頭冷酷無情的動物,從掃羅身上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一點。

從感性上去探討的話,我們可以看到大衛的兒子押沙龍,他可以在表面上把自己偽裝得很好,做出一大堆的親民動作,但在他的骨子裡,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利己主義者,所以一旦時機成熟,自己的私欲就再也按壓不住,什麽事情都做地出來,以致聚眾造反,直接奪取他父親大衛的王位。

最後再看看示每和約押,他們從意志的層次現身説法:當一個人利己的動機在裡面沒被拔除的時候,環境不利或不順的時候,自然會好像變得很乖,但是一旦看到有利的機會來了,必定會蠢蠢欲動,達不到目的誓不罷休。出自私己的種種動機,勢必不惜一切代價地去違反神的命令。所以你看約押不就明目張胆地違背大衛的命令,最後硬硬的要了押沙龍的命嗎?

還有示每,當他發現自己的僕人跑了,牽連到本身直接利益的時候,他就不顧原來跟所羅門所做的承諾,一離開耶路撒冷,最後的自取死亡不過是他墮落的自由意志,始終改不了的曝露罷了。

從這幾些個人的身上,我們看到己的生命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不服,也不能服神的命令和權柄,而且每當一有機會,就一定會頑固地表現自己。人裡面的自傲、自高、自滿、自大,如果不徹底消滅的話,只要一碰到外面的風吹草動,必定死灰復燃!

大衛在這方面也犯了同樣的錯誤。當我們講到大衛所犯的罪時,不少人大概都會馬上想到,他一生所犯的最大和最明顯的罪,不就是和拔示巴發生了淫亂的關係嗎?而且,最後還刻意謀殺了拔示巴的丈夫烏利亞,又是罪加一等。是的,這些都是罪,而且由此後來也引發大衛的一家發生了一系列的悲劇,直到兒子押沙龍造反,差點要了大衛的命。但所有這一些罪加起來,雖然看起來很嚴重,卻還比不上大衛一生裡面所犯的另一宗大罪!

這一大罪就是,有一次大衛叫約押去數點以色列的人數,看看以色列到底有多少人。因為他是王,所以想知道自己手下到底有多少人,地盤有多大等等。這一種情形很明顯,是因為大衛裡面覺得,現在自己是王了,人一飄飄然有了破口,撒旦就開始來煽動他。而這一個煽動的後果就很出人意外的嚴重了。

爲了施行審判,主耶和華給了大衛三種選擇:或者在你的國里有三年的災荒;或者你會被你的敵人打敗,然後又逃跑三個月;要不然神就會降瘟疫三日。這三個方案叫大衛去選。那大衛就表態說,我現在寧願死在神的手裡,也不願死在人的手裡。

結果天使一下子在一天之內就滅了耶路撒冷7萬人,直到神說,算了、夠了,天使才停下手來。大衛藉著獻祭向神認罪最後才算了事。

所以看看,這兩個一對比,我們就看到:如果人在靈里已經驕傲到會被撒旦利用的地步,那麼事情的性質就不一樣了,因為耶和華的靈一旦離開人,什麼事情都會發生,這個後果是很嚴重的。從大衛身上所看見的事實,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點:在靈和魂的救恩裡面,在魂的層面所犯的罪,大多數是和道德觀念這一種的問題有關,當然犯這一方面的罪也是不好的,但在靈的層次所犯的罪,若與撒但的靈混雜在一起,那與在魂的層面所發生的問題相比,其後果就要嚴重得多了。

從大衛的一生,我們看到了他所走的完成魂救恩的全過程,就徹底地明白了:原來埋藏在人裡面的己,埋得很深的那一個根,永遠是與人的驕傲、自大、不願意順服神,等等最主要的因素緊緊連在一起的。所以,人若不徹底拔除這一個根的話,肯定一大堆的問題就會不斷地發生。

所以從原則上來講,人在完成魂救恩的時候,有兩個最大的敵人:裡面的敵人就是自己的這一個己,即自我。而外面的敵人則是撒旦,牠會千方百計的來迷惑、煽動、攻擊你。如果我們能清楚地認識和抓住這兩點,就可以明白如何去走通向永生的這一條路了。

當你要徹底除己的時候,就要明白人的觀點,立場,都必須完全建立在對神的順服上。一旦你對神服下來,前面的路才可能走得通。如果人裡面一驕傲起來,撒但的靈就會來干擾和誘惑你。若不時刻清醒地意識到這一點,自高、自大、自義就會將人引向撒旦早已挖好的陷阱裡面。好了,我們這一次對大衛一生的分析,就講到這裡。

相關經文:

大衛剛過山頂,見米非波設的仆人洗巴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,驢上馱著二百面餅,一百葡萄餅,一百個夏天的果餅,一皮袋酒來迎接他。 王問洗巴說:“你帶這些來是什麽意思呢?”洗巴說:“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;面餅和夏天的果餅是給少年人吃的;酒是給在曠野疲乏人喝的。” 王問說:“你主人的兒子在哪裏呢?”洗巴回答王說:“他仍在耶路撒冷,因他說:‘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。’” 王對洗巴說:“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。”洗巴說:“我叩拜我主我王,願我在你眼前蒙恩。” (撒母耳記下 16:1-4 和合本)

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下去迎接王。他自從王去的日子,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,沒有修腳,沒有剃胡須,也沒有洗衣服。 他來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時候,王問他說:“米非波設,你爲什麽沒有與我同去呢?” 他回答說:“我主我王,仆人是瘸腿的。那日我想要備驢騎上,與王同去,無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, 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讒毀我。然而我主我王如同 神的使者一般,你看怎樣好,就怎樣行吧! 因爲我祖全家的人,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爲死人,王卻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飯,我現在向王還能辨理訴冤嗎?” 王對他說:“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?我說,你與洗巴均分地土。” 米非波設對王說:“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,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。”……巴西萊年紀老邁,已經八十歲了。王住在瑪哈念的時候,他就拿食物來供給王;他原是大富戶。 (撒母耳記下 19:24-30,32 和合本)

他的頭發甚重,每到年底剪發一次;所剪下來的,按王的平(號碼是H0068)稱一稱,重二百舍客勒。 (撒母耳記下14:26 和合本)

並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;在那裏又有珍珠和紅瑪瑙(號碼是H0068)。 (創世記2:12 和合本)

__________________
:以後陸續會新的信息放在這裏和我們的公衆微信號上。如果您不明白本網站所講的原文編號是什麽意思,想了解原文編號爲什麽那麽重要,請看這篇文章“2017.11.18:“原文查經一次通”:簡介微讀聖經中原文編號的重大意義和用途”和這個視頻“寂靜時刻 (1) 聖經原文簡介與末日信息叢書”。另外,此文章的配圖,有些取自網絡,有些是我們自己製作的,特此說明。

如願意看我們的公眾微信號平台上的文章,請在微信里掃描下列的二維碼:
掃描訂閱我們的公眾微信號:寂靜時刻


打賞支持

Leave a Reply